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现金二八杠 > 正文
亲属赴青海接李中华骨灰回家 仍有3大谜团待解
2017-01-17 10:14 现金二八杠

  原标题:李中华到底是谁

遗留在现场的水壶。 遗留在现场的信件。

  青海茫崖戈壁遗骸确认是四川巴中人李中华,新年首日,亲属接收遗物和骨灰,带他回家。扬沙退去,尘封的历史还有诸多谜团待解——

  他是不是参与核试验人员?是不是在新疆农场打工?是不是在洛阳工作过?

  2017年元月1日,新年第一天,巴中人杨廷吉和另一位亲属抵达青海茫崖,他们要接上世纪60年代在这里遇难的李中华回家,让他在故乡的土地上安息。

  2016年11月底,在青海省茫崖戈壁深处,三名捡石爱好者偶然发现一具未掩埋的人体遗骸,死者随身携带的帆布包、报纸、书信清晰可辨。当地警方从书信 通讯地址推测,死者很可能是一位四川人。随即,青海、四川两地警方联动,通过对随身遗物的调查和人体DNA鉴定,证实遗骸正是上世纪60年代初失踪的巴中 市巴州区龙背乡人李中华。

  50多年前,李中华为何孤零零一个人走进戈壁无人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在怎样一个场景下倒下不再醒来?扬沙退去,尘封的历史却还有诸多谜团待解。

  A

  回家

  DNA鉴定找到亲人 共同心愿把遗骸接回家

  “你们家有没有叫李中华的一个亲属?”去年11月30日中午,当警察找上门来时,巴中市鼎山镇的李秀兰浑身一颤,那个听母亲念叨了多年的名字,怎么突然从警察嘴里冒出?随后她了解到,青海警方在戈壁无人区发现了一具白骨,“高度怀疑就是李中华”。

  12月底,经DNA对比鉴定,这个人就是50多年前失踪的李中华,也就是李秀兰的父亲。据亲属们回忆,李中华当过几年兵,退伍后回家短暂呆过一段时间,其后再次外出,先后到贵州、新疆打工,最后就失去了联系。

  失踪亲人在异乡找到,亲属们只有一个朴素的愿望:早日将其接回故乡安息。2016年12月23日,巴中市巴州区鼎山镇派出所向青海茫崖警方发函,确认李中华妻子邓光明派长女婿杨廷吉带一名亲属前往茫崖,领取遗骸和遗物。

  遗骸火化并移交 茫崖警方热情让人感动

  12月30日,杨廷吉和另一位亲属乘坐飞机到达甘肃敦煌,青海茫崖公安局雇佣专车和经验丰富的司机,专程来迎接他们。31日,克服道路大雪结冰灾害天气,一行人于当天下午5时许抵达茫崖行委花土沟镇,当地警方给他们安排住宿和晚饭,购买了氧气袋,预防高原反应。

  2017年1月1日,茫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工作组向杨廷吉二人介绍了“大浪滩”失踪人员李中华的发现情况,并一一展示遗物。

  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杨廷吉,他是一名医生,他告诉记者,据他观察,老岳父的遗体在沙漠风吹日晒几十年,但遗骨保存还算完整。2日上午,遗骸在甘肃敦煌市 殡仪馆火化完毕,他们在移交物品清单签字确认后,警方将规整包装好的骨灰和遗物全部移交给他们,并嘱咐妥善保管书信等珍贵遗物。

  杨廷吉在电话 里告诉记者,他们已订好3日下午4点敦煌飞成都的机票。对于本次青海之行,杨廷吉心中百感交集。他说,芒崖警方十分周到热情,他们到了敦煌后,不仅安排接 送和食宿,还为他们筹集了5000元钱。遗骸火化时,茫崖公安局的唐副局长还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让他们感到一股浓浓的暖意。

  B

  谜团

  虽然已确定遗骸是巴中人李中华,但还有一系列谜团有待解开。李中华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青海戈壁滩?他生前究竟从事什么工作?他为什么随身携带的是《洛阳日报》?……目前,零星的答案只能从他随身携带的物品来寻找蛛丝马迹。

  猜想1

  他是不是在洛阳工作过?

  警方清点李中华的遗物,除了怀疑是地质工作用的工具外,其中最有价值的当属一份1960年9月13日的《洛阳日报》,结合书信的时间,警方初步判断他的 死亡时间在1960年9月到1961年4月。去年12月初,洛阳日报记者为此专门到洛阳市图书馆找到当期《洛阳日报》,但当天的版面并无与地质工作相关的 新闻报道。

  因为50多年前交通不便,信息交流也不畅通,随身携带一份《洛阳日报》,那他是不是在洛阳工作,被派往西北做地质勘探?为此,洛阳 方面从史志办查阅了《洛阳市志》、《河南省志》,当年驻扎在洛阳的上级直属地质勘探队有数十支,其中规模较大的有4支,但这些勘探队的工作范围基本都在洛 阳,并没有前往青海、新疆等地执行勘探任务。

  猜想2

  他是不是参与核试验人员?

  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的茫崖公安局唐副局长说,发现李中华遗骸的地方号称“八百里无人区”,是从青海通往新疆罗布泊的一条故道。结合地理位置和特定年代,李中华的家人同时透露他以前参军,还立过二等功,那么他会不会和当年的核试验有关?

  记者找到了当年曾到位于罗布泊西端的马兰基地参与我国首次核试验工作的一位老人,他回忆称,上世纪60年代曾有好几支驻洛部队奔赴新疆和青海参与首次核 试验。不过一起去的200多人中,并没有四川人,但另一支前往青海的部队中有不少四川人。老人特别提到了李中华的遗物防风镜,这个和当年参与核试验的部队 人员配备几乎一样,这个东西当年也是罗布泊防止迷路的必备之物。

  猜想3

  他是不是在新疆农场打工?

  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李中华妻子邓光明得知,大概是1958年的夏天,李中华未和家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李中华之前参军,立过二等功,退伍后被贵州铁路局招工修建铁路,后又到新疆若羌县米兰农场工作,之后就再也没联系了。

  那么他会不会是新疆农场打工人员?新疆当地媒体已进行了查证,李中华应该在当地米兰农场工作过。但由于后来米兰农场权属多次更迭,而且时间太久远,若羌县公安局未在失踪人口信息库中查到李中华的相关信息。

  青海警方

  身份之谜需民政解开

  2日晚,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青海茫崖公安局,相关领导在电话中说,从接警发现遗骸开始,作为公安部门的他们联动四川警方,完成了遗物清点、身份辨认等一系列工作,程序上已经完成。对于李中华的身份和身世,这些谜团需要属地的民政部门通过走访、查询档案等方式去完成。

  李中华的弟弟李中福告诉记者,他曾找过民政部门和龙背乡政府,然而遗憾的是,未能查到相关档案。“虽然档案没有了,但哥哥当兵那段历史是真实的,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也可以证实。”李中福强调,家人的愿望很朴素,就是希望李中华早日入土为安。

  巴州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表示,会认真对待李中华亲属的诉求,将协调龙背乡政府和相关部门,协助亲属处理后事,在墓地土地协调等方面予以帮助。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逢春谢颖

  Save

  Save

  责任编辑:吴颜